优孟的《廉吏歌》
来源:《光亮日报》 赵逵夫 发布日期:2020-01-12浏览()人次 投稿收藏

明杨慎著《古今谚》 材料图片

  谈到先秦逸诗,很多人都邑提到见于《史记·滑稽传记》中楚庄王时优孟所唱的一首歌,后之载录者均题作“优孟歌”。其歌词以下:

  山居耕田苦,难以得食。起而为吏,身贪鄙者余财,掉落臂耻辱。身故家室富,又恐受赇枉法,为奸触大年夜罪,身故而家灭。贪吏安可为也!念为廉吏,奉法守职,竟逝世不敢为非。廉吏安可为也!

  明杨慎《精细逸篇》卷六收录之,按云:

  此无音韵章句,而史认为歌者,弗成晓。岂当时隐括转换,借声以成之欤?史不克不及述其音,但见其义也。

  杨慎所说生怕是明朝以来学者们的广泛看法。明朝陈第的《毛诗古音考》问世之前,文人没有先秦古韵的概念;诗歌的构造章法上,广泛的五七言句式和稳定的偶句韵格局也是到汉魏时代才构成的。起首,这首歌就《史记》中所存这个文本而言,也不是完全无韵,个中“食”“富”“职”属职部,“吏”“财”属之部,是职之通押。只是2、3、四句是句句韵,前面两小段末尾都不入韵,接近末尾处又有两句连韵。

  其次,杨慎还说到无“章句”的成绩,意思是句式、段落不齐整,显得句子纷乱。他推想能够是当时“隐括转换,借声以成之”的原因。所谓“隐括转换”,指传播中将其原意保存了上去,但语句产生了变更;所谓“借声以成之”,指传播中大年夜体保存其音,而词语产生了变更。这两种情况都是平易近间传播中常有的景象。本诗中确切有以下情况。比如:据杨慎所录原文,第四句“贪”字前无“身”字,无“身”字不只简洁,并且句子更具节拍感。别的,其前一部分末尾的“贪吏安可为也”和后一部分末尾的“廉吏安可为也”二句好像歌唱中的说白,是不压韵的。所以说,这首诗不克不及说全无章法,只是传播中构成了一些窜乱。

  说到文字窜乱,个中还有几处:第五句“掉落臂耻辱”,是这一层意思的末句,应压韵,但“辱”字不入韵。我认为“耻辱”本作“刑耻”。《周礼·秋官·司寇》:“凡害人者,置之园土而施职事焉,以明刑耻之。”郑玄注:“害人,谓为过掉丽(罹)于法者。以其不故犯法,置之园土系教之,庶其困悔而能改也……明刑,书其罪恶于大年夜方版,著其背。”则“刑耻”是轻刑之一种。上古之时对官宦可施以刑,弗成加上以辱(在此之前是“刑不上大年夜夫”)。如为宦而轻刑亦掉落臂,则必至身故。“耻”属之部,与“吏”“财”为韵。第九句“身故而家灭”,本应为“家灭而身故”,因“身故家室富”一句而误倒。由于“而”字两边的词组构造一样,意思相类,前后次序易被颠倒。“逝世”属脂部,其前面的“罪”、前面的“非”均属微部,脂微合韵。

  歌的开头部分也有成绩。《隶释》中载有《孙叔敖碑》,成于东汉桓帝延喜三年(160),个中所录歌词,与《史记》多不雷同而意邻近。有的书题之为“大方歌”,同前一首并列支出,是欠妥的。由于从碑文的论述看,很清楚,它是《史记》所载这首歌的另外一传本。传播中构成的异本。个中言廉吏一段为:

  廉吏而可为者,当时有清名;而弗成为者,子孙贫困,被褐而卖薪。

  我认为《史记》所载,正是在“竟逝世不敢为非”之下缺“当时有清名”和“子孙困穷,被褐而卖薪”两句之意。《史记》所载在下面所录歌词之下本还有一段文字:“楚相孙叔敖持廉至逝世,方今老婆贫困负薪而食,缺乏为也。”由于明指孙叔敖老婆景况,学者们多不看作歌词构成部分,而看作是优孟歌完以后接洽孙叔敖家道的陈述语句。《精细逸篇》、冯惟讷《古诗纪》、逯钦立《全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》中都未录这三句。其实这几句与上言《大方歌》末尾部分的“当时有清名”“子孙贫困,被褐而卖薪”句意邻近,应是原词的构成部分,应参《大方歌》删去传播中所加“孙叔敖”等词语,作为原歌词录入。只是同前面文字一样,也有窜乱:“老婆贫苦”一句,应为“贫苦老婆”,乃传播中构成的词序颠倒。“子”属之部,与前面的“吏”“财”“耻”正同韵。

  后钟惺、谭元春编选《诗归》,该诗支出卷二,钟惺评云:

  此歌初疑其无音韵,姑欲舍之。然其性格节拍,不过歌者,则亦歌之也。诗不用韵,虽弗成为法,然亦间有之。《庐江小吏妻》,汉五言古也,何尝拘韵?谣语单句,何处安韵?亦入诗类,顾其性格节拍合不合耳。故诗有没有韵而可认为诗者,此类是也。

  钟惺是明末以文章评点而名于世的,常常以起、承、转、合、点题、照顾、伏笔之类随机而说,对文学实际和文章学并没有深刻的商量;关于古音韵之类,更是一窍不通。他所说的开首几句,明显是受了杨慎的影响。前面所说几句,多有不确。上古之诗压韵,有密韵,有疏韵,有抱韵,有交韵。无韵者极少,且只见于有乐器伴奏的祭奠歌舞辞中。由于这类歌词重要在于内容的表达,且有舞蹈和多种乐器伴奏,歌词本身的音乐性便变得不太重要,才构成了对压韵的忽视。《诗经·周颂》中有的作品即属此类,其他诗歌都是有韵的。

  这首歌古今学者都题作“优孟歌”,不是很恰当。由于“优孟”只注解了作者,并没有反应出它的主题或内容。我认为应作“廉吏歌”。诗的前半部分辩贪吏,是为了与廉作比较而设的,重要在于解释作为一个有巨大年夜供献的廉吏应当遭到尊敬,主事者对其逝世后应有所关怀。

  这首《廉吏歌》经下面的校补,全诗以下(韵脚字凡之职合韵之字下标“.”,脂微合韵之字下标“△”):

  山居耕田苦,难以得食。

  起而为吏。

  贪鄙者为财,掉落臂刑耻,

  身故家室富。

  又恐受赇枉法,为奸触大年夜罪,

  家灭而身故。

  (贪吏安可为也!)

  念为廉吏,奉法守职,

  持廉至逝世。

  廉洁不受钱,贫困老婆,

  负薪而食。

  (廉吏安可为也!)

  诗共三章。第一章是引子,第二章言贪吏之利与终弗成为,第三章言廉吏之可为与逝世后之贫困。2、三章末尾的“贪吏安可为也”“廉吏安可为也”两句是在歌词翰句以外的强调性表述,可以不压韵,《诗经·周颂》中《烈文》《天作》《我将》《思文》《访落》《载芟》《良耜》这七首皆全诗主体部分压韵,而末一句或两三句不压韵,可见上古用于歌唱的诗歌有此例。这就好像如今歌唱中在一段以后或歌唱停止后加一两句说白一样。除去这二句,全诗压韵,并且章句清楚明了,主题也是很凹陷的。

  这里还要特别解释一下:楚处所言有其特别的处所,不只同《诗经》的韵部有间隔,同熟读南方典籍、屡次出使秦齐等国的屈原所创作的《离骚》等作品及由屈原在楚歌舞辞基本上写的《九歌》用韵上也有间隔。《廉吏歌》第一句“山居耕田苦”的“苦”字于先秦古韵属鱼部,《诗经》中有之鱼合韵之例。如许看来,该诗三章,第一章三句,句句韵。第二章、第三章各有两节,第一节均为三句,同第一章,句句韵;第二节三句,均为首句不入韵,2、三句连韵。非常整洁。

  另外还有一点也应加以解释:本诗所用“之职”和“脂微”这两组韵也有邻近的身分。西汉时韵文中之脂合韵者即有十例,所以有能够在当时的楚方言中这些韵脚字都可以通押。也就是说,有能够在当时的楚方言中这首歌是一韵究竟的。固然这只是我的推想。这四韵能否通押同首句的“苦”字入韵不入韵一样,不影响对这首歌压韵的评价。

  关于优孟的身份,《史记》中说:“优孟者,故楚之乐人也。长八尺,多辩,常以说笑讽谏。”接着讲楚庄王爱马逝世后,要以大年夜夫礼葬之,优孟正话反说,曲言以谏。又说因孙叔敖之子贫困负薪为生,他也想法曲言以谏的事。特别是第二件事,“即为孙叔敖衣冠,抵掌谈语。岁余,像孙叔敖,楚王及阁下不克不及别也”。他下功夫进修孙叔敖的言谈举止、措辞神志,这同后代片子演员、话剧演员要演一名人们熟悉的人物而赓续访问熟人懂得情况、长久进修其言谈举止的情况是一样的,上古时优的职责就是扮演说笑供人主取乐。所以,我们说优孟是年龄时代一名出色的演员,其实不错。《晏子年龄·内篇·问下》:“今君左为倡,右为优。”倡主歌唱,优主戏谑扮演。《国语·晋语二》:“优施曰:‘……我,优也,言无邮。’”(“邮”通“尤”,过掉)因是扮演戏谑,故即使说得纰谬也不会穷究其错误。宋朝今后称戏班后代为“优”,也正反应了这一点。

  (作者系西北师范大年夜学文学院传授)

(编辑:闫若之

[字号:大年夜 ]


网站声明
本网站是国度平易近委主管的大年夜型公益性网站,所搜集的材料重要来源于互联网,转载的目标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搜集分享,其实不代表本站赞成其不雅点和对其真实性担任,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贸易目标。假设您发明网站上内容不符合现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,请与我们取得接洽,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。
德律风:010-82685629 电子邮箱:zgmzb@sina.com
感激您对我网的存眷!

最新消息

专题

更多>>
  • 感悟光辉成就 共筑美好将来
  • 不忘初心·切记任务
  • 2019·中国西藏生长服装论坛t.vhao.net